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我最爱的一本书”征文|隐世尘沙 ——读《隐世十族》、《时间海》有感

[日期:2017-04-12] 来源:语文学科基地  作者:高二(4)班 廖馨 [字体: ]

       当你本人摊上事,你是先自保,还是保他?往大了问,当你肩负某种使命,但却九死一生。眼见着逃避也许是可行之法。你是进呢,还是退呢?当国于危难,你是遁世,还是求荣?或是去以蜉蝣之力,引领历史?

   我之所以将这两本书放在一块儿,是因为我觉得它们有共鸣。二者讲的都是“使命”二字。时间管理局的季萱,希望可以将一战后接近崩溃的世界历史推向正确的轨道。隐于市井的十个家族,必须数百年一次以自己的鲜血滋润传说中的黄金桥,以换人世千年安宁。   

      故事讲起来就太长了。可回想起来,那些古色古香的文字、那些面容各异的人物、那些总能给人以感叹的故事,却可以如香气一般萦绕在鼻尖。不摄人,不夺目,自有风华。

      我尚记得《隐世十族》中写道:上古之初十个家族的人约定每隔百年便来实践自己的责任。千秋万世,矢志不渝。但越是往后,来的人就越少,有时甚至一整轮都没有来。于是他们要守护的气脉变日趋衰落,直至后人前来,竟险些酿成无以挽回的局面。

      为什么没有人来?

      就如同很多现实社会中逃避的人一样,因为想要守护住尘世中与自己能力无关的家庭的温暖,害怕那些千年流转的誓约会夺去自己的兄弟、孩子的性命,于是他们选择隐世为芸芸众生,以换一生平安喜乐。于是父亲向儿女隐瞒了自己的能力,兄长向弟妹编造了善意的谎言。

      当我们讲这些故事时,我们兴许会说:怎么这样自私?可若置身其中,面对那样一个危险而未知的使命——谁肯犯险,谁肯让自己的亲人以命相赌?

   我们不都是有私心的凡人吗?有些感情,诸如亲情友情和爱情,我们不都想把他们妥善安放在自己的世界里吗?我们想着想着便会自惭形秽——生于普通的人家安乐的年代,我们早已不喊保家卫国的口号。爱国爱世人,不是已经变成了我们某篇作文里头飘渺的东西了吗?我们不是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偿之”作为自己的处世准则了吗?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行走,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是同一张面孔。

      那些高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志士的后人,一代代后是否变得斤斤计较,只盘算着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

      在我曾用以上那些反问的句子来质询自己时,《时间海》给了我答案。

      我似乎在娓娓道来的文字中坠入了民国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我看见孙殿英东陵盗宝时固执的守陵人;看见铁血锄奸团飘扬的旗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

      兴许书中的这些人并不存在,也许它只是悄然发生,而未尝留在史料中供后人研究,但我固执而幼稚地相信着他们,撇去历史上的客观条件、根本原因。我坚信,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燃烧着的是每一位有血性的中国人的灵魂。是他们不屈的脊梁和不灭的信念支撑着,将奄奄一息的中华大地,拖出黑暗。

      我知道那段历史中还藏着形形色色的人。有发战争财的官僚,有为求自保而卖国求荣的汉奸,有追逐荣华富贵的国贼。我知道有无数无辜的人,在那个年代死去,有的懦弱、有的莽撞、有的善良。有人据此大谈人性的弱点,控诉国人愚笨,而自己不为所动。

      无论古今,幻想抑或是现实,总有人在不断的逃避。因为怕苦,我们不是有很多人将老师、医生、警察这些人民公仆的职业,从自己的未来规划中划去吗?因为早已远离战乱变沉溺于风花雪月,对过去似乎真的将它们当做时代车轮里碾过的尘土。

      我喜欢这两本书,是因为我相信那些会承担自己责任的人仍然存在,而他们的故事藏在文字里,会让我辗转难忘,以此激励自己。

      在时代大的风云里,我们可能的确像是隐世的尘沙,但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有相同的责任而抱团成一块小石子,应当也可以改变历史的车轮吧!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