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读书札记:画格•人格

[日期:2017-04-10] 来源:宣传组  作者:明斋 [字体: ]
   

      当代艺术家中,李苦禅先生亦是余所敬佩者。尝记六年前出差京华时,得暇到美术馆参观,适逢举办李苦禅书画展览,几十幅书画精品,蔚为大观,如此近距离地亲炙苦禅大师,平生尚属首次。因此,读得认真,看得细致,感受深刻,记忆犹新。 

   

        苦禅先生虽以画闻名,然书法亦自成风格。在他身上,书法与绘画互为表里,相得益彰。他推崇“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其书法朴雅中兼具浑厚之美,遒劲中融入婉转之姿,富于神韵,风格独特。其绘画则继承了中国画的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的技法,在花鸟大写意方面最有特色,于写实中寓有浪漫意象,于随意中蕴含朴拙韵味,于自然含蓄中内植阳刚之气,且画幅越大越能挥洒自如,达到了豪放恣肆、气势磅礴、笔简意繁、形象鲜明之艺术境界,树立了大写意花鸟画的新风范。

      当年从美术馆返回途中,友人某君轻声问道:“苦禅先生何以有此艺术成就?”当时因忙于人际应酬,未及深入思考,如何作答,已无清晰记忆;后又事务萦身,琐屑磨人,光阴易逝,徒增年齿,竟无暇认真思考此事。近来偶患小恙,医嘱静养小休,遂得暇披阅苦禅先生传记,方徐徐悟出其中道理。概括言之,苦禅先生能够取得如此辉煌之艺术成就者,一曰善于创新,二曰人格清贵,三曰宅心仁厚也。

       苦禅先生出身贫寒,原名李英杰,字励公,山东高唐人,1923年拜齐白石老人为师。其胜人一筹者,除善学白石老人之外,又转益多师,不断突破藩篱,贵在创新也。1934年某日,苦禅先生到好友王森然先生家中闲坐,看到王森然的母亲在用棉花絮被子,灵感忽来,激情洋溢,便随机从被套里抓出一大把棉花,蘸上墨,在宣纸上擦染起来,刹时一幅残荷图便呈现在人们面前,荷叶茁茂,亭亭劲直,浓淡相宜,生动可喜。苦禅先生又题词道:“森然兄属存,二十三年,弟禅醉写并题。” 事虽琐屑,然影响甚大,顿时引得艺术界一片争鸣之声,虽扬誉之声似也可闻,而批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也。后来,王森然将这幅作品呈送白石老人,老人观赏之后,甚为欣喜,遂在画上题写道:“苦禅仁弟有创造之心手,可喜也,美人遭忌妒,理势自然耳。白石题。”至此,方喧吵停息,风平浪静,画坛又恢复明媚景象焉。于此细谨小事中,亦可看出苦禅先生不拘一格,勇于突破窠臼之胆识。

      苦禅先生尝云:“必先有人格,尔后才有画格。”观照其立身行事,并其绘画风格,此言信然。1937年8月,北平沦陷后,伪政权企图拉拢苦禅先生为他们做事,遭到断然拒绝。之后,苦禅先生又毅然辞去公立学校教职,短期在私立美术学校教中国画,并靠卖画为生,同时积极参与地下抗战活动。1939年5月14日,苦禅先生被日本宪兵队逮捕入狱,关进沙滩大街原北大红楼日本宪兵司令部地下室中,遭到严刑毒打,直至数度昏死过去,但绝不招供。一次,打他的柳棍断为四截,连日本宪兵也不禁对其敬重有加,翘起大拇指道:“哈!你,有功夫的!”直至被关押刑讯28天之后,日本宪兵没有获得任何证据,他才被释放出来。“文革”动乱时期,苦禅先生作为“反动学术权威”,又是中央美院第一个遭到公开批斗的人。在中央美院私设的公堂里,苦禅先生被造反派连续关押十多日,几乎被毒打致死,仍坚贞不屈。一次批斗会上,造反派逼迫他承认抗战时期有失节行为,他矢口否认。造反派又威逼其写下保证书,他当即索笔疾书道:“保证书:日本沦陷(北京)时所有一切汉奸事没做过,新民青年会开画展没有参与过,而且这个名字我就不知道。如果有的话,我认罪。如查出,我以生命抵罪!一九六九年一月十五日李苦禅。”写毕,按上手印,怒掷于造反派面前,始终高昂头颅,不肯俯首。人格清贵如此,放之古今中外艺术家中,几人能够?余观赏苦禅先生绘画,其选材常以松、竹、梅、兰、菊、石、荷花、雄鹰等作为题材,其中寓意深厚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这些意象均是坚贞、傲岸、清贵、耐寒、稳固、清远与冲腾雄俊的象征。如苦禅先生之画鹰,无论是老鹰或是鹰雏,多为方形眼眶,斧形利嘴,采取蹲视姿态,立于山颠之上,为蓄势待发之状,给人以雄健俊逸、高贵绝俗之美感,这正是画家清贵人格之真实写照。

        苦禅先生本是心地善良之人,素有仁厚之心。据载,建国初期,苦禅先生一度受到冷遇,被打发到中央美院工会去发放电影票,生活也颇为清苦。某日,他在美院门口看到一位壮汉在耍刀弄枪,路人不时地丢下几个小钱。见状,他径自回家取了自藏的鲨鱼皮鞘月亮盘护手双刀,对壮汉说:“你的功夫还不到家,我替你练几下。”说完,手持双刀舞动起来,虎虎生风,围观者无不拍手叫好,纷纷扔下不少钱钞。壮汉收起钱钞,送到苦禅先生面前,说:“先生好功夫!这钱自然是你的!”苦禅先生慨然道:“我不要钱。我只是帮你圆个场子而已。”说完,走进院门,回屋去了。当时,百废待兴,民生艰辛,苦禅先生托人卖出几幅作品,刚一拿到钱,得知好友王雪涛先生家的生活也同样困难,便诚挚地说道:“二哥有钱了,雪涛,咱俩二一添作五,你一半我一半。钱你拿回去,给孩子们买米买煤用的,可不许你一人花了!”患难与共,真诚贯注,是良善之举,具大爱之心。正因为如此,他笔下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鸟一鱼、一山一水等,不仅形神毕肖,而且温润含情,充盈着丰沛的人文情怀,非大格局、大手笔者不能绘制也。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