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国民诗人”汪国真新诗新评

[日期:2017-02-23] 来源:宣传组  作者:潘存真 [字体: ]

——读《汪国真新诗集》有感

                      

      “国民”一词流行于当下,用以称知名度极其之高且广受欢迎。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位诗人,其诗作广为流传,家喻户晓,影响了整整一个时代的青年。他就是汪国真。据传他的诗集发行量之大,鲜有匹敌,从1990年到现在,盗版和正版的数量加起来有两千万本以上,这在纯文学领域是极高的成就了,当时的大学和中学70%以上的学生知道并读过他的诗,41%的学生能背诵他的2-3首诗。汪国真可算是那个时代真正的“国民诗人”。遗憾的是我晚生十年,并不曾经历那“随便扔出一个石子就会砸到一个诗人”的狂热年代,到了该读书的岁月汪国真热已然退去,之后也不曾刻意专门研究。这真是深深的遗憾。然而,环顾四周,朋友同事往往言及,回忆青春往事大约总离不开。这些就是我现在拜读汪国真新诗的契机和理由。我想知道他的诗为什么会让如此多的人“中邪”,我想知道他的诗凭什么“占领”这么多人的青春。

      2015年4月26日年仅59岁的汪国真溘然长逝,一时间打开了60、70后回忆青春的闸门,同时对汪国真新诗的重新探讨和争论占据传统和网络媒体最显眼的位置。当然从成名的那一刻起,汪国真早已习惯人们对他的新诗截然不同的评论。拥护者大多从文学的社会功用和传播的角度,认为他的新诗的确影响了一个时代的人,唤醒年轻人对生活和生命的希望,以及对个体觉醒的追求。而反对者则大多从文学的本质和价值的角度进行批判,认为他的新诗没有太大的文学价值,不过是一副副麻醉剂和心灵鸡汤,甚至很多著名的诗人批评说“这是一场语言的灾难,公众对鸡汤式诗歌的热捧正反映出时代文化贫瘠的现实”。当然也有中立者,认为影响谈不上,但不会刻意去贬低他的地位和成就。我作为一个从未认真研究过他的新诗的新诗爱好者,正是带着这些纷乱的言论翻开了《汪国真新诗集》,走进他的新诗世界。

      难怪会有这么多批评的声音,汪诗大多类似格言,语义明确,用词浅显。如其代表作《热爱生命》就很能体现这种风格:“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如果说这首名诗还有些意象和美感,请看《妙龄时光》:“你是快乐的/因为你很单纯/你是迷人的/因为你有一颗宽容的心/让友情成为草原上的牧歌/让敌意有如过眼烟云/伸出彼此的手/紧握令人歆羡的韶华与纯真”。这缘何为诗?完全就是白话散文了!而且汪诗句式有些简单生硬,技法略显粗糙原始,有明显的套路痕迹,这正是我阅读其诗集的最初印象。

      然而我��信,一样事物的极度流行必然会有其深层的原因和正面的影响。所谓深入浅出,寓雅于俗,往往真正的深刻正是表面的浅俗。一般的诗评认为汪诗往往能在平淡平凡中讲述至真的哲理,在浅白的议论中寓含辩证的哲思。我也是这么看的,阅读其诗仿佛喝了一瓢瓢井水,视之无味,入喉甘洌,让人回味。《伤》:“最响的是没有声音的响/最痛的是没有伤口的伤”。《不要那么多“学问”》:“真正的深刻是简洁/真正的成熟是单纯”。《不能失去的是平凡》:“生命可以没有灿烂/不能失去的是平凡”。《鼓浪屿》:“向你走来的/都是你的恋人/离你而去的/都是你的情人”。《选择》:“如果你是鱼,不要迷恋天空/如果你是鸟,不要痴情海洋”。《嫁给幸福》:“要输就输给追求/要嫁就嫁给幸福”。《我们生活在音乐中》:“没有认识你之前/只知道什么叫孤独/认识你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寂寞”。汪国真的新诗总结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现状,并提炼出类似真理的表达,让读者在忙碌的世俗中潜心思考,有所顿悟。这是其诗读者广泛而不俗的一个理由。

      批评者说汪诗是一场语言的灾难,相比之前流行的朦胧诗,汪诗的确少了很多意境和美感。然而这不能说明汪国真写作水平有限、文学造诣不高,他也真的写过一些不输于朦胧诗的唯美诗篇。《毛毛雨》:“只有风调皮地悄悄走来/拎走了一个/在春天里萌芽的童话”。洁净无邪、浑然天成,诗人对雨的喜爱溢于言表,且又多了很多其他的意味,真可称是现代诗唯美一派的高境界佳作。《手帕飘成了云彩》:“一阵突来的山风/卷走了你张开的手帕/手帕在温暖的注视中/飘成了云彩”。这一美的瞬间饱含了浓浓的爱意情丝。汪国真曾自称诗歌创作深受四个人的影响:普希金的抒情、狄金森的凝炼、李商隐的警策、李清照的清丽。这类诗显然受到了李清照诗词的影响。汪国真此后在作词作曲上也小有成就,大概正源于此罢。他有一首诗《想象》:“那不是/纤细的手指/那是流淌的琴声/那不是/流淌的琴声/那是空谷的鸟鸣/那不是空谷的鸟鸣/那是苏醒的早晨/那不是苏醒的早晨/那是一个女孩沉思的倩影”。全诗构思简单而精妙,在常用的顶真和反复中,用优美的琴声、空谷的鸟鸣来烘托女孩美丽的倩影和沉思的样子,这自然不是一般的女孩了,而来得唯美,有气质。汪国真的新诗中此类诗作也不在少数,因此很难评说其诗缺少文学价值。这是他的诗唯美而不俗的另一个理由。

     青春和成长永远是汪国真新诗最动人的标签。的确,他的诗无处不在展现和歌颂青春,以及与生活生命密切相关的个体成长。这或许就是打动一代青年心灵的原因;在那样的一个年代,揭露和批判永远要比歌颂和赞扬来得泛滥。《青春时节》:“当生命走到青春时节/真不想再往前走了/我们是多么留恋/这份魅力和纯洁”。《欣赏》:“有一种风景过目难忘/……有一种人生不同凡响”。《别等》:“别等/别等/在溪水是勇敢/在青山是豪迈”。《挡不住的青春》:“我要飞翔,哪怕没有坚硬的翅膀/我要歌唱,哪怕没有人为我鼓掌/我要用生命和热血铺路/没有一个季节能把青春阻挡”。对青春的留恋和歌颂会促成人的成长,所以汪诗中歌颂青春和歌颂成长其实是同一个主题。他认为一个真正的青年应该乐观面对生活,应该拥有坚强的意志,应该有追求且无悔于自己的选择和追求。如《必须坚强》:“因为向往/所以选择了远方/因为无可依靠/所以必须坚强”。《只比苦难多一点》:“我的坚强并不多/只比苦难多一点”。《感谢》:“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你却给了我银色的世界”。

     而我觉得汪诗还有其更深层的魔力。歌颂青春和勇敢成长的背后其实是一颗热爱生活、珍视生命、追求自由的灵魂,这是诗人一生的信仰。正是这种信仰感动并影响了无数青年。《我微笑着走向生活》:“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生活的热爱/我微笑着走向火热的生活”。生活无疑是火热的,哪又何惧?只要我们能直面生活、热爱生活,就能改变生活。《生命中最宝贵的》:“有些人到头也没弄明白/生命中最宝贵的/并不在于这些那些/而在于顽强而自由的生长”。这是关于人生或生命终极价值的思考,诗人认为人作为社会个体,最宝贵的不是物质、利益,而是生命的成长和自由。正因此,汪国真的新诗到处充满了作为人的自信乐观和改变生活的力量,如《山高路远》:“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我想这才是汪诗“占领”一代人青春的原因吧。

      所谓知人论世,如果脱离了时代背景,一切的论述都显得苍白。汪诗之所以空前兴盛,诗人热爱生活、向往自由的信仰固然是重要的因素,但时代的因素也不容忽视。文革十年的压制,八大样板戏的封锁,造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民族对各种文化、思想的需求空前高涨,那些从文革走出或在文革出生的人,走过黑暗,饱经风雨,对积极的文字,对自由的思想拥有极大的认同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汪国真的新诗要比之前盛行的“伤痕文学”更能安抚民族创伤的心灵,更能激励人们勇敢前行。所谓悲剧要比喜剧更深刻,更能打动人心更能改变世界,但是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激励要远远比展示和揭露更能让人接受。

      现在,汪国真已经离我们远去,他的诗再也不复当年的兴盛。志摩的多情和优美,海子的绝望与晦涩,更契合当下时代对个性的呼唤,和对人生价值的重新定位和思考。但是,在物欲横流中,在眼花缭乱中,在苍白和迷失中,汪国真的新诗往往能滋润我们的心灵,激励我们勇敢前行,不丢信仰,就像春阳和细雨一样。就让我们“微笑着走向生活/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回敬我”!

                                                                     2017.2.1 夜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网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