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旅泰文选】湄南河

[日期:2016-10-05] 来源:对外交流中心  作者:黄斌 [字体: ]

                             

     从湄南河三十号码头上岸,来到一个不知名的码头广场。广场前方矗立着一座钟塔,时值六点,清脆的钟声在游人匆忙登岸的脚步声中骤然响起,和着湄南河的清风荡漾到湛蓝的天际,让人不由得驻足、聆听、观赏,人的思绪也一下子从船头激荡的水花一跃到了这样一片祥和之中,除了澄静,还是澄静。

      钟声悠扬地结束,游人刚迈开几步,忽地又收住,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澄静中多了几分庄严,几分肃穆,几分神圣!广场上,刚下班的市民静静地伫立着,小商小贩们停下手中的忙碌静静地伫立着,刚刚还在树荫下座谈嬉闹的学生们静静地伫立着,连不远处坐在小店门口的老人也昂着一脸的沧桑静静地伫立着,朝向一个莫名的方向。

     那里,广场的中心,有座面向四方的扩音器。里面播放的,是泰国的国歌。

      一个苍老、低沉的嗓音在国歌之后洋溢在这片不大的广场上。当人们的步伐开始缓慢地移动时,没有喧哗之音,人人满脸虔敬,交流时亦是轻声细语和会心点头,似乎生怕缓缓的脚步都会羁绊住这声音的流淌——哦,这大概就是普密蓬国王的声音吧?如今的国王垂垂老矣,但泰国人民对他的爱戴却深厚诚挚,历久弥坚!

      或许,不懂泰语的游客如我者,略一转身,便能发现这低沉浑厚的嗓音仿佛依偎着那滚滚流淌的湄南河,缓缓地诉说着曼谷王朝九世以来的盛衰荣辱、历史沧桑……

      艳阳渐成夕阳。阳光从河的西岸俯射下来,掩映着湄南河喃喃的自语和泛着金黄笑靥的波光,似乎缓缓地,缓缓地,也加入了这一深情的诉说。

      于是,我决定停下前行的脚步,回溯而去,再遥看一眼郑王庙、大王宫;再远瞥一眼艺术大学、江畔酒店;顺便,如能再呼吸到一丝湄南河上泛着夏日和煦气息的晚风,该多好呢?

                

      在船仓中间靠窗位置坐下,船在轻鸣的汽笛声中起航,思绪也开始随着愈来愈快倒退的河水飘荡。湄南河的客船造型别致,形状狭长亦不显局促,载客数十人尚可航行如箭。此刻,船头激起的浪花飞溅成一片清凉迷蒙的水雾,慢慢嵌上了眼镜的镜片与太阳穴的深处。

      于是思绪又随着视线模糊,似乎这只如箭的航船,要载着我们这些异域来的观光猎奇者,穿透进滚滚历史的漫漫尘埃,去找寻泰国这片古老土地上神奇的历史之光。

      历史告诉我们,湄南河边上的这座曼谷城是年轻的。因为泰国历史的前两个王朝距她时空两隔,是那样的遥远。在泰国的历史上,公元十三世纪建立的第一个封建王朝泰可素王朝(定都泰可素),开启了泰民族“幸福的黎明”(巴利文“泰可素”)。彼时,湄南河距王朝的首都尚相去甚远。公元十四世纪,拉玛铁菩提开启了国祚四百多年的大城王朝时代,定都上游湄南河与巴塞河的汇合地,取名为阿俞塔雅(华人称之为“大城”)。彼时,湄南河下游,曼谷尚在历史的襁褓中孕育。

      现在,雨季中略带浑浊的湄南河水穿过一个又一个历史的雨季,滋润着曼谷的每一个角落;而曼谷也不动声色地把泰国历史的后两个王朝紧紧地拥在怀里,拴在湄南河这根明亮的玉带上 ,难舍难分,不离不弃……

      思绪如是神游,却暮然发现,前方河的西岸不就是黎明寺(郑王庙)么?凭栏远眺,只见寺中主塔塔身泰然,塔尖高耸,在夕阳的背光中默念着黑色一般的沉寂,仿佛感叹着郑王的命运,又似乎厚重地谦默于郑王的丰功伟绩!

     当年,大城被缅族入侵!出身寒微的郑信率领随从逃出大城,于泰国东南的罗勇府建立基地,积蓄力量。半年后再入大城,眼之所见,却是一片焦土,郑信遂决定迁都湄南河西岸的吞武里,建立起泰国历史上的第三个王朝——吞武里王朝。此后,郑王开疆拓土,收复失地,最终使泰国归于统一。然而,宫廷内部的争权夺利,接踵而至。郑信在执政后期传说因妃嫔争宠而精神错乱,被乱党困死于宫中,年仅四十八岁。吞武里王朝亦就此覆灭,为时十五年而已。

      历史总是让人叹惋!

      毕竟,一代君主的雄才大略、盖世武功,终究抵不过历史洪荒的冲刷涤荡。如今,吞武里王朝的雄风早已无处可觅,吞武里也已成为新朝国都曼谷的一部分。于是,此处的旧时王朝遗迹在漫长的历史风雨中沉淀,并在沉淀中渐入沉思。辗转数百年后,它们终于褪去了外表所原有的金色铅华,如远处的郑王塔一般,静默地披露出历史的黑白底色,在夕阳下交织成湄南河中波光里的艳影,从容地在游人心头荡漾。

 

      然而,荡漾在游人心头的,不会只是那些触目可及的古建筑,湄南河也绝不只是一面只能反射古典气息的明镜!船行如梭,划过水中或整齐简约、或棱角分明、或颀长参差的倒影。视线循着这些倒影返回河岸,会立刻被一个个渐渐闪逝于航船后方的建筑拉长,再拉长。

      湄南河两岸并没有什么摩天大楼,甚至零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建筑群也并不多见,但你就是会为这里古典与现代乃至后现代交融的气息所打动。常常是,金碧辉煌的佛寺庙宇谦卑地在高楼之旁席地而坐,它们并不在意自己的低矮嶙峋,只默默地参禅悟道,诠释历史;而轩昂颀长的高楼大厦或者奇特梦幻的现代建筑,则深情地依偎着身旁的古典与厚重,并不卖弄自己的身姿之美,只静静地屹立江畔,尽显飘逸。如是的和谐,在这片金色的夕阳之下,真真让人身处平和而心怀壮丽。

      此时,夕阳未逝,明月已生;船行如梭,游人如醉。

      湄南河的气息开始蒸腾出一种特殊而莫名的韵致。

      航船在十三号码头靠岸。健步飞登而上,暮然回首,西天的艳阳霞光依旧保持着最后一丝炽烈的绚烂,湄南河在渐已暗淡的暮色中更显澄静悠扬。近处,河对岸吞武里区域的高层公寓将峭拔黝黑的身影倾诉在河面上,挺立的身躯朝向曼谷最繁华的商区,似乎进行着两个王朝的隔空对话;远处,帕喃八桥如引弦待发的古琴绯红了脸颊横亘在湄南河面,仿佛一场“吴丝蜀桐张高秋”的古典盛宴即将悄然奏响!

      啊,夜幕将临的湄南河晚风清凉!

      于是,颔首,微笑,向码头的制服人员略一问路,带着一丝惬意的怀想,向考山路走去。

      那里,是国际背包客们聚集的天堂。

 

                                                         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曼谷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网站信息